Top Ad unit 728 × 90


[故事] 屌神



上星期周末時,與家人去逢甲確認住的地方,由於很早就看完了,於是我家人決定順道到日月潭看一下,想順便買那著名的日月潭茶葉蛋來吃。在那間茶葉蛋的店裡,還賣著其他有關原住民的各種精品,我無聊小逛了一下,發現了很多有趣的東西,像右邊照片的這個。

哇嗚!不愧是原住民,對於私處真的私毫不遮掩,還很愛嶄露他的雄風,不過真的有那麼的大嘛?我沒認識甚麼原住民的朋友,所以也沒看過。




接著是左手邊這個...
這是?菸灰缸附帶按摩棒功能嗎?

這也太大了吧!光是那個粗度,我覺得沒有幾個女生承受的了。也許這是設計來給有吸菸的女生用的,如果你看男生不爽,每次吸完菸後,可以拿菸頭往這大雕上捻熄菸蒂,還真的很貼心呢?(不爽的理由是因為太大,讓女生太痛?)





後來又看到了這個詭異的木桶小人鑰匙圈。嗯,乍看之下很普通,好像並沒有甚麼特別的?


接著,好奇心之下,把木桶往上挪開看看?


咦!底下竟然沒穿衣服,而且還翹著小屌,雙手扶正向前,似乎是想朝你發射些甚麼東西一般? >///<
來一張側面圖。


最後,我想原住民的各種飾品跟木雕,顯示出他們自然又開放的風格,跟傳統害羞內向的中國人截然不同!你看,連它們的手的木雕,手勢都非那麼潮不可。

Yo~~~!

聽說九族文化村裡,也有一個巨屌的石雕,那是傳說中的屌神。(我沒有照片,各位可以上網搜尋或去現場看看。)台灣原住民是崇拜男根的民族,他們相信山上掌管厄運的女神,看到陽具就會害羞逃走,讓村莊免於災難。某些族群相信,男神掌管生命的繁衍,可以讓大地豐沃多產,也有族群供奉巨大的男根,以示耀武揚威,達到嚇退外族的目的,堪稱村莊的守護神。

現代的人許多不孕的人,求子、求男心切的人,都會特地跑來撫抱屌神,聲名遠播,靈驗的事蹟,連日本媒體都曾報導,在日本的網站上面也都可以找到赫赫有名的介紹。

以下是我從網路上找來的各種有關於原住民的大屌故事,僅供參考,都蠻有趣的。





故事一 「長長的陰莖」 參考來源:亞磊絲.泰吉華坦的世界



古時候的卑南族有一個人,他的陰莖長的離奇長,藏也藏不住。只好把它繞在脖子上,纏在肩上。

因此,部落的人都很歧視他,他自卑的一個人躲在深山裡,不敢再和部落的人來往。但是在山上生活久了,感到孤寂...

終於有一天,他悄悄的下了山,偷偷的用他長長的陰莖,偷襲睡夢中的少女。少女驚懼的大聲叫嚷,驚醒了一大家子人,部落的人也被吵醒,全都出來要去追捕他。他一邊落荒而逃,一邊收拾長長的陰莖,繞在脖子上,往山中逃遁。

部落的人很緊張,組成了圍剿的隊伍想去深山捉拿他。他纏著自己長長的陰莖深入更高的山林,躲得更隱密,而且決定無論如何再也不下山。

見也見不到,尋也尋不著,部落的人逐漸忘了他存在...

有一天,一群部落的狩獵勇士,在山中遇到洪水爆發,原本的山路突然遭到山洪夾著泥流傾瀉而下,連續幾天都沒停止,阻斷了勇士們回家的路!一群人在山上乾著急。

有一個勇士冒險跳入水中想要身先士卒橫越急流,卻很快的被洪水沖倒,正在浮沉急流中的時候,只見有個人走到岸邊,放下脖子上長長的肉繩,拋向那只差一絲就要滅頂的勇士。眼看落水的勇士已經獲救,這個人又把長長的陰莖伸長,鼓盡力氣脹紅了臉,剛好把長長的陰莖落到對岸,形成了一條長長的橋,一群勇士就踏著長長的陰莖避過了激流,安全的回到了家!

整個部落歡慶勇士們安全歸來,只有那少女鬱鬱寡歡,她覺得部落人很自私,慶祝自己獲救,卻把救人的人給忘了。於是,勇士們又組成了上山的隊伍,他們不再是要捉拿他,而是謙卑的要當面感謝,那位被他們誤會的冷落的擁有長長陰莖的人。

但是,尋來找去,一次又一次,一年又一年,都沒尋到。擁有長長陰莖的人,救了部落勇士度過洪水的故事,就一代一代的留在卑南族的口述當中。

(這個故事和泰雅族、布農族的山民族社會口述故事當中,也有異曲同工的版本。)





故事二 巨人哈魯斯
 參考來源:台灣原住民族文化辭典



傳說,從前在泰雅族的部落,住了一個巨人叫哈魯斯(halus)。

無論山多高,哈魯斯只要走兩三步就可以輕鬆的抵達山頂。無論河水有多寬,他也只需要走一步就能跨過暴漲的河水,甚至當他在山頂上張開手臂,什麼山都可以讓他抱住。尤其哈魯斯的陰莖,大到一般人無法想像。


他時常在部落惡作劇,以指尖推倒族人的房舍,置人於死地。特別當部落若遇到暴風雨,溪水暴漲,人在無法走到對岸時,哈魯斯就自願以陰莖代替橋樑,讓人們走過去。當女人走過去時,他的陰莖表現的堅硬無比,但換男人過去時,則顯得搖搖晃晃。此外,哈魯斯的食量也相當驚人,一天可吃下二十頭的豬或鹿。所以,哈魯斯必須四處尋找食物來填飽肚子,若看到山豬或熊,只需立刻用手撥入口中即可。

當部落男人們前往田裡工作,哈魯斯會調戲留在家中的婦女,只要被哈魯斯調戲過的婦女,陰部會慘遭撕裂的命運,甚至有婦女會因而死亡。就算婦女想深鎖在家,但是哈魯斯的陰莖可以繞道而行、縮放自如,照樣為所欲為。

為避免作惡多端的哈魯斯繼續摧殘部落,部落族人決議要私下對付他。有一天,部落族人跟哈魯斯說:「我們今天要上山幫你獵山豬,你只要在山下等即可。」。
 

之後,部落人上山,在山頂處燒了一顆大石頭,等火燃燒正旺時,便向下大喊:「山豬滾下來了!」,請在山腳下等待的哈魯斯張開嘴巴,族人見哈魯斯張開大嘴,於是把燒燙的石頭從高處往下丟,高興的哈魯斯以為是山豬下來,一口把燒熱的石頭往嘴裡吞,因而死亡。


而平常也可以聽到女生再說,原住民不但體格精壯,而且做起愛來,更是勇猛無比。這裡也分享一篇有關原住民的色情文學,未滿18歲的別看喔。







故事三 原住民與熟女 參考來源:八角亭討論區

四年前,當時的我正值熟透的絢爛年華33歲,全身散發著成熟嫵媚的迷人風采,舉手投足間不知不覺流露出曖昧誘惑的韻味,常常成為好色男士藉機搭訕的對象。

事情是這樣發生的:



跟我老公結婚後,一直都住在老式三合院的偏間,現在小孩已經漸漸懂事啦!不方便跟我們睡在同一房間,因此國訓跟他老爸商量,在屋後那片菜園蓋棟房子,老爸很好商量,一下子就答應啦。

於是交給一家小型建築商,很快地完成設計,是二樓三的透天厝,就這樣敲敲打打的蓋起來。

當時服飾店的生意剛好是淡季,而我在那上班是靠抽傭的,反正也賺不了多少錢,因此甘脆暫時辭了在家幫忙,替工人買便當送開水兼監工,可以說一天到晚都穿梭在一群粗人之間。 逐漸地,每天都抱著期盼的心理等工人的到來,同時無意間會打扮一下,衣服也穿得美美的,女人嘛!總是喜歡被欣賞、被讚美的。一回生兩回熟,很快地就跟他們聊聊天、開開玩笑,當然哪,私底下打情罵俏、吃吃小豆腐是在所難免的。

在一堆工人當中,有一位外表長得非常粗獷,眼睛深邃像老外,皮膚黑得發亮,總低著頭努力幹著粗活,有時拿便當或倒開水給他,總是靦腆一笑,不敢正視我。後來知道是阿里山的原住民,叫阿仁,年紀輕輕的才24歲。不知是居於什麼心理!對他的印象特別好,常常藉機逗逗他,而他也總是木訥地傻笑,或嗯啊、呀啊地回應。 有一次,跟別人玩笑開過火啦!他們拉著我的手,搶著要掀裙子,「啊!不要啦!我要生氣喔!」我大聲嬌呼著。「哦~看到了!是黑色的‥‥」大夥兒一陣起哄,阿仁聽到啦,很快衝過來解圍。我感激的望了一眼,紅著臉掉頭溜回房裡,扔下被大家調侃的阿仁。不過大家也不敢過份欺負他,因為實在太魁梧了,平常待人又不錯。

隔天買便當的時候,特別偷偷地準備一份豐盛的送給阿仁吃,下午過去工地時遇上他,很高興主動的向我說聲謝謝。而我也輕聲的告訴他:「不要客氣!我還沒謝謝你呢!昨天要不是你,我就被他們‥‥欺負。你喜歡吃什麼?告訴我,我會準備。噓~不要讓他們知道。」

無形中一份曖昧的情愫在發酵‥‥由於阿仁的家遠在阿里山達邦村,因此單獨住在工地旁簡陋的工寮,順便看守建材。為了看看他,有事沒事常藉口送吃的東西,找他聊天。每次看他打著赤膊,手臂、胸膛累累突起的肌肉,真叫人內心悸動不已,一股衝動由然而生‥‥每每在聊天當中,藉機觸摸他油亮的肌膚,起先他還有點靦腆,縮手縮腳地,漸漸地也就習慣啦!甚至偶而會忘情地碰觸我的手還有身體,因此這短暫相處的時間,是我每晚所盼望的‥‥

有一天夜裡,老公國訓不知跑到哪裡聊天去了?天氣非常悶熱,屋裡又呆不住,於是信步來到工寮。 「阿仁!阿仁!有人在嗎?」咦~到底跑到哪?於是推開門走了進去,「哇~」我輕呼了一聲,阿仁他正大辣辣地逞大字型仰睡著,全身僅著一件寬鬆的內褲,桌上橫躺著兩隻米酒空瓶子,花生空殼子散落一地。 「真是的,山地人就是山地人!酒好像命一樣‥‥」嘴裡滴咕著,順手把桌子收拾一下,拿起掃帚將散落的垃圾清一清‥‥

我的眼睛不免瞄向熟睡中的他,因為悶熱加上喝酒,全身都是汗,濕漉漉地‥‥平常愛乾淨的我會很討厭,不過在他身上別有一番粗獷的美。不知不覺停下了手中清潔的工作,深深地被吸引住啦! 緩慢的移動腳步,靠近他的身邊,伸出手輕觸濕滑的手臂,並且輕聲試探著:「喂!阿仁!醒來‥‥喂!」還是睡得像豬一樣!於是我輕輕把門推上‥‥小心奕奕地在床沿坐下,怯怯地將手放在渾厚的胸部‥‥喔!好結實!好有彈性!真叫人愛不釋手‥‥接著將兩隻手掌平貼上去,熾熱的感覺立時經由手臂傳導到激情的心扉‥‥哦~好性感、好刺激喔!手心緩緩的撫過堅實微凸的乳頭,它像會發電似地刺激敏感的掌心,剎那間下體引起一陣抽搐‥‥一股溫熱濕潤了私密部位‥‥

接著摸向凹凸不平的腹肌‥‥喔!假如能貼在身上不知有多好!當我沉醉在意淫情境裡的時候‥‥他身體突然動了一下!我嚇得趕緊將手收回,看他嘴巴喃喃有詞地一邊說著夢囈,一邊將手插入內褲用力搔癢‥‥巨大的陽具也隨著在褲內大幅擺動‥‥經過一陣搔動之後,兩手一攤,又打起呼來啦!這時發現一截猙獰的肉棒跑出褲頭,被鬆緊帶卡住,紫紅色的龜頭穿出烏黑的包皮,在小腹上閃閃發亮‥‥

相信這時如果有鏡子的話,我的臉一定紅得像豬肝一般‥‥想離開嘛!兩腳又不聽使喚;想留下嘛!又有些不妥!於是站了起來微微打開房門,探頭出去看了一下,村裡路上一個鬼影子都沒有‥‥稍稍放下心來,重新坐回床上。心想,反正醉得像死人一樣,打雷也吵不醒‥‥於是再度伸出顫抖的手‥‥

很快地,寬鬆的內褲捲落卡在小腿上,一隻密佈青筋蟠延交錯的大陽具,靜靜地躺在鳥巢似的濃密陰毛上,接下去是兩顆碩大的睪丸累累地垂掛胯下‥‥這時我愛憐地握住陰莖,緩緩的搓上套下‥‥每一次的套下,龜頭呈現得比上一次巨大,每一次的搓揉,肉棒一次比一次粗、一次比一次長、硬‥‥

我的手再也無法掌握那粗壯無比的大雞巴啦!說有多粗就有多粗!而且硬得像鐵條一樣‥‥想不到爛醉如泥的他竟然還有感覺!我不禁驚訝想著。

此時的我,下體已經濕淋淋、黏答答了‥‥再也受不了啦!一手握著大肉棒,一手伸入裙內將三角褲脫掉,並且快速地摳揉蜜穴‥‥「哦~好舒服‥‥好美喔‥‥」忍不住嬌啼出聲‥‥

壯碩的身軀、濕膩滑溜黑亮的肌膚,以及昂然聳立的大雞巴,活生生淫蕩蕩地橫陳眼前,不停的刺激我的視覺與觸覺神經‥‥饑渴的我慢慢地低下頭‥‥櫻唇輕啟,香舌微吐‥‥終於點上了光亮的大龜頭,舌尖輕輕地繞著‥‥舔著,掃過馬眼,越過龜菱,輕柔地滑過陰莖‥‥終於埋沒在他的胯下‥‥雖然原住民特有的體臭是那麼的濃郁、那麼的刺鼻;但是反而像催情劑更誘發我的性慾,更讓我瘋狂‥‥

整個胸部趴在他累累堅實的小腹,淫穢地密貼著‥‥頭部埋在兩條大腿中間,櫻唇不斷的舔吸、輕咬那兩顆碩大陰囊,甚至張口輪流含弄睪丸‥‥這時發覺他的下體微微抽搐,而整根肉棒又脹了好大,像小孩的手臂一般粗!

嘴唇又回到雞巴頂端,猴急的張開檀口,把那頑大如小雞蛋的香菇頭含吞下去。哦~實在太大了!櫻桃小嘴都快裂開啦‥‥

逐漸適應它的粗大,開始往口腔深處吞嚥,直到抵住咽喉,再向外退縮到龜頭肉菱,週而復始的吞噬著。另外右手握住陽具根部,配合嘴唇上下套弄。時間不知過了多久?我的嘴巴已經酸到不行,但是它還是越舔越勇、越吸越硬!並且開始不規律的收縮‥‥耳朵傳來間斷喃喃夢話,偶爾嘶啞低哼‥‥好像正在夢遊太虛,春夢連連‥‥

而我除了努力替他口交手淫之餘,隨著情緒高亢仍然不忘騰出左手,瘋狂地摳插秘穴‥‥「喔!嗚‥‥嗚‥‥快!快插進來‥‥哦~喔‥‥」我蹙著蛾眉,貪婪的擺動細腰,挺舉秘丘,嬌哼不已‥‥就在這時候,他忽然急速挺動大雞巴,幾乎肏入深喉嚨內!害我乾嘔連連‥‥汪汪的淚水從眼眶擠出‥‥

當我還沒回過氣來時,緊接著溫燙的精液隨著陰莖的脈動,大量的噴入咽喉內,一波又一波‥‥一股又一股‥‥我不停的吞嚥,不停的吸吮‥‥可是好像永遠吞不完似的!不及吞嚥的精液從嘴角溢流而出,滴落在他的小腹上‥‥ 一時工寮內瀰漫著淫糜腥穢的味道‥‥

好不容易肉棒停止脈動啦!終於舒了一口氣‥‥不過我仍不忘將殘留在龜頭、陰莖的淫液舔吮乾淨,。這時回頭看阿仁,好像非常舒爽地仍舊呼呼大睡!我拿起丟在一旁的三角褲,愛憐的仔細擦拭他的身體,直到滿意為止,順手將掉落小腿的內褲,替他穿上‥‥

站起身來,用手背把沾染嘴唇的精液擦掉,稍事整理一下,打開房門探頭察看,趁著路上沒人快速地溜出,眼眸含春低著頭走回家裡‥‥

第二天將近中午,我裝做若無其事的進入工地,將提在手上的冰水放下,高喊著:「休息一下!來喝冰水‥‥」大夥一下子圍了過來。 「咦~阿仁人呢?」「他在樓頂搬水泥啦。」 「喔!」虛應一聲,順手倒了一碗往樓上爬。 身後不知誰打趣:「老板娘對阿仁特別好!哈哈‥‥」我回頭呸了一聲,不再理他們。

到了三樓頂看他一個人在大太陽底下搬水泥包,一樣是打著赤膊,汗流浹背地。「阿仁!休息了!」我愛惜的說。 「喔!老板娘!謝謝妳喔!」 「哎呀!不要叫我老板娘,我姓王,叫名字或叫我王小姐好啦!來!喝水。」我找一處陰涼的地方坐了下來。 「來!這裡涼快一點,過來!」他順從的在旁邊坐下。一邊看著他喝涼水,一邊回想昨晚的情景‥‥臉頰不禁熱烘烘的。

「王小姐!妳昨晚有去工寮哦?」聽到他的詢問,嚇一跳!唰!整個臉更紅了‥‥ 我心虛的說:「有啊!你怎麼知道?你不是醉死了嗎?」 他搔搔頭說:「我早上起床,看到屋子裡有清掃過,我猜是妳啦!」聽到這裡我一下子放下心了! 反過來輕啐:「你哦!就喜歡喝酒,醉醺醺的跟死人一樣‥‥」 「嘻嘻!無聊嘛!喝喝酒又不會怎麼樣‥‥」 「無聊?無聊不會出去找女朋友?」 「我哪有女朋友!唉~我們原住民誰喜歡?」 「咦~你沒交過女朋友?看不出來還是個處男呢!嘻嘻‥‥」我心裡暗喜藉機戲弄調侃。 「妳不要笑我啦!王小姐,妳好漂亮哦!皮膚好細好白!不像我們山地女生都黑黑的。」他害羞低著頭回答。

聽到他的讚美,抿嘴偷笑,伸手推了推他強壯有力的臂膀,眼裡充滿濃濃媚意的說:「你哦!不老實!吃我豆腐,我那裡漂亮?都三十多歲了!」 「真的啦!妳皮膚白、身材又美!真的好漂亮‥‥」 聽到這話,不覺得立起身來,提起裙擺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轉了一圈,嘴裏甜膩膩的說著:「哪有漂亮!你說我哪裡漂亮?」 就在這時候樓下傳來爬樓梯的吵雜聲‥‥「喔!快中午了!便當還沒買哪!我下去了‥‥」丟下話趕快下樓離開。

這陣子滿腦子都是阿仁粗獷的影像,日思夜夢仍然是他‥‥尤其想到那晚在工寮的淫蕩情景,就春情勃發,騷穴裡不斷的流出淫水‥‥忽然間靈光一現!心理打定主意。嗯!晚上就做‥‥ 到了夜裡,趁著我那死人出去串門子,刻意換上一件細肩寬鬆低胸上衣,下面套上絲質迷你裙,從櫃子裡拿了一瓶21年的洋酒,悄悄地來到工寮。 喀、喀!輕輕地敲門,「誰呀!」門應聲而開‥‥ 「王小姐!是妳!進來坐。」阿仁客氣的招呼。 「吃飯了沒?我帶來你最喜歡的‥‥」邊說著進入屋內。 「妳帶什麼來?」「吶!這不是你最喜歡的嗎?拿去!」我將藏在背後的洋酒高高舉起。 「哇~洋酒耶~這‥‥這很貴的!」他接過像小孩子高興的雀躍著。 「你留著慢慢喝,喝完我家還有。」我愛憐地說。 「來!我們現在就喝,陪我喝一杯。」他邊拆瓶蓋邊吆喝。 「我不會喝酒,你喝!看你喝就好。」心想喝了臉紅紅不好交待,因此推辭著。

屋內只有一張凳子,於是就隨便坐在床沿。由於床很簡陋、很低,當坐下時迷你裙往上縮,一大截的大腿就露出來,幾乎快看到內褲‥‥在邊喝邊閒聊中,發現他的眼睛一再閃爍,不時瞄向裸露的大腿,還有窺視寬鬆衣領下高高挺起的酥胸‥‥而我當作不知道,且時時變換坐姿,或前傾或往後仰,肆意地擺弄撩人軀體,極盡誘惑之能事‥‥ 看他一杯接一杯的灌進肚裡,把烈酒當米酒喝!很快地滿臉紅得發紫,眼球佈滿血絲,看人的眼光更是恐怖放肆‥‥講話也不再拘束了‥‥這是我期待的。

「看你!喝得滿頭大汗的,天氣這麼熱把汗衫脫了‥‥」 「不好意思啦!不熱!不熱‥‥」 我站起來摸摸他濕透的汗衫:「還說不熱!都濕啦!來!雙手舉高,我幫你脫‥‥像小孩子。」 於是很順利的將衣服脫離,然後就用那件汗衫,溫柔的擦拭他那粗壯的身體,當擦到前面時,那兩顆豐滿的乳房隨著手部的動作,在他眼前大幅晃動,甚為旖旎煽情‥‥再往下一看‥‥哇!褲襠像篷帳高高頂起‥‥不由得蜜穴引起一陣痙攣,淫液源源流出,沾濕啦輕薄蕾絲三角褲。 忽然我,哇~驚呼了一聲‥‥他那巨鉗似的雙手攔腰將我抱住,張開嘴巴狠狠地咬住抖動的乳鋒‥‥ 「放開我‥‥嗚~放開‥‥喔!好痛哦!嗯‥‥放開‥‥」我兩手不斷地搥打、不停的推抵‥‥但顯得是那麼的軟弱無力,甚至似拒還迎地抓住他散亂的頭髮,將漲鼓鼓的乳峰往他臉龐擠‥‥ 在掙扎當中,兩條掛在肩膀上的細肩帶,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掉下來!半杯式的胸罩及圓弧粉嫩的乳房,顫危危的淫露出來‥‥於是他將胸罩咬住,用力往下扯,那兩顆激凸嫣紅的乳頭,暴露在昏黃的燈光下‥‥到口的櫻桃當然不能放過!他那血盆大口很快地再度咬住,又吸又咬又舔的‥‥ 這時的我只能顫聲的呻吟著:「唔~哦!嗯~嗯‥‥輕!輕一點‥‥喔!喔‥‥」底下溫熱的淫水,透過已經吸滿水份的內褲,緩緩地順著大腿內側往下流‥‥ 逐漸地,乳峰已不能滿足他的慾望啦!

他那粗糙的雙手移到迷你裙底下,緊緊地捏住圓翹的臀部,像揉麵似地不斷用力搓揉‥‥哦~好美!好舒服喔!這時的我瞇著惺忪的雙眼,只有享受的份了‥‥隨著搓揉,我不停的將恥丘往前挺,去磨擦他強壯的胸膛‥‥ 「哦~不!不要‥‥嗚~嗚~啊!不要挖‥‥嗯~好!好~爽喔~深!深入一點‥‥對!好美好美!」在他扒開三角褲,用手指分開花瓣,插入敏感淫露的秘穴時,我再也矜持不了啦!唯有語無倫次地嬌哼連連‥‥ 阿仁他,不停的插、挖、摳‥‥由一隻中指變為兩隻‥‥幾乎把蜜壺裡面都攪盡了!陰道裡的皺摺都一一數遍啦!而我僅能酥軟的嬌喘‥‥膩聲呢喃!趁著我沉醉在快美中時,很快的將已經濕漉漉的三角褲扒下‥‥哦~我已經無力阻擋啦! 接著把我抱起來,平放在散亂的床舖上‥‥唰一聲!將褲子拉了下來,一隻烏黑粗獷的陽具脫穎而出‥‥而且還猙獰的一跳一跳顫動著。被美色迷惑沖昏了頭的阿仁,已不再憐香惜玉了!粗暴地將兩條腿撈起挾在腋下,那已經充血微露的阜間肉瓣,淫蕩蕩地張開著‥‥接著猴急的把碩大光禿的龜頭抵住我那濕漉漉肉穴‥‥「喔!痛!喔~輕一點‥‥你的太大啦!」他不斷的用力擠,而我不停的喊痛‥‥

就在這節骨眼上‥‥ 喀、喀、喀‥‥「媽!媽!開門啦‥‥」敲門的正是我那五歲的小兒子!當時我們緊張的馬上分開,各自把衣服穿好‥‥ 「媽~開門,媽~開門啦!」「來啦!來啦!」我飛快地將頭髮攏一攏,順手將門打開:「阿成!你找媽喔!」 阿成一雙眼珠疑惑地打轉著:「媽~你們在做什麼?我等得好久‥‥」 「乖~我跟阿仁叔叔在聊天。咦!你怎麼知道媽在這裡?」我心虛的問。 「人家找很久,剛才在門外聽到媽的聲音‥‥」阿成稚聲的回答。 「我們回家,乖!跟叔叔說再見‥‥」牽起阿成的小手往外走,同時不忘回頭用那消魂的媚眼勾了一下‥‥ 回到家裡我不放心的哄騙阿成:「睡覺去!不要告訴爸爸,說媽媽跟叔叔聊天喔!我明天買玩具給你。」「嗯!好!記得買玩具喔!我要飛機。」懷著一顆不安的心看他入睡,一夜無事‥‥

從房子開始動工以來也三個多月啦,整個工程已接近尾聲。工人陸陸續續離開了,因為阿仁努力勤快,因此工頭特別要他留下來,做一些收尾的工作。而我內心裡也感激這樣的安排,自然而然地單獨相處的機會就多起來。有時趁裝潢的空檔,沒有其他的工人,新屋子裡更是我跟阿仁打情罵俏的最佳場所。 有一天,國訓因公司招待國外旅遊一個禮拜,他照例沒帶我一起出國。出國期間剛好颱風來襲,因為是中度颱風,尤其入夜後風雨特別大,又停電,四周一遍漆黑。新房子那邊不停傳來砰砰巨響‥‥好像是門窗沒關緊,我不放心的站在廚房往那看,也不知該怎麼辦? 忽然看到阿仁推開工寮的門,拿著手電筒往新房子跑‥‥當時我真的很感動,心想現在小孩都去睡了,反正沒事,於是拿起雨衣披上,由後門跑過去。 啊!大門又鎖上了!「碰碰碰!開門!阿仁開門!」大力的敲打著門‥‥好不容易打開啦!阿仁訝異的看著我全身像落湯雞似的。「王小姐!妳怎麼也來了?」 「風雨那麼大!亂恐怖的!看到你過來,我也就過來看看有什麼可幫忙的?來!我們先檢查一下門窗。」於是開始逐間逐樓將沒關緊的一一鎖上。

「好了!王小姐我們回去了。」他催促著我。 「等一下嘛!雨這麼大!等小一點再走也不晚,陪人家嘛!」我嗲聲嗲氣著搖晃他強健的手臂。 「好、好!那我們到二樓去,那裡我已經清理乾淨了。」於是他拉著我往樓上走。 「好黑喔!幸好有你陪著!」我溫馴的依偎在他身邊。這時忽然像電影情節一樣,轟隆一聲雷響‥‥我嚇得緊緊抱住阿仁‥‥ 「不要怕!不要怕!」他溫柔地拍著背部。 雖然雷已經過了!不過仍然藉機將身體往他懷裡掙‥‥而他也就不客氣地將我牢牢抱住‥‥這時風聲雨聲彷彿消失似的,耳裡聽到的只是他強而有力怦怦!心跳聲‥‥ 時間好似停格一樣‥‥我們都默契的在享受彼此的肉體‥‥誰也不肯放開對方。

後來,我緩緩地抬起頭來,注視著他深邃迷人的眼眸,將溫柔饑渴的櫻唇貼上‥‥而他也張開嘴唇將我含住,用力的吸吮‥‥不但把香舌吸入口中,而且好像要將我體內的空氣吸盡一般‥‥在你來我往嘖嘖濕吻聲中,我暈眩啦!四肢無力的癱軟下來,而他也順勢將我壓在身下‥‥ 外面風雨交加,雷聲隆隆,不知是我脫他?還是他脫我?很快地兩具赤裸裸的肉體,胸貼胸、股貼股的糾纏在一起‥‥偶而竄過的閃電,將我倆的胴體照亮得那麼黑白分明、刻劃得那麼美、那麼煽情‥‥ 身上流的不知是汗水還是雨水!下面流的不知是淫液還是汗液?我知道期盼很久的‥‥即將到來‥‥ 這時已經不需要前戲!不需要調情啦!不管心態、還是熟透的肉體,都已經準備好啦!準備迎接他那巨尊的幸臨‥‥

在我巧妙的移動陰阜配合,及極力擴張大腿的誘導下,粗大的龜頭已經擠進濕漉漉的陰道口了‥‥ 「哦~好粗!好大喔‥‥輕、輕一點!噓噓‥‥」不覺得我哀鳴出聲,兩手撐著‥‥ 「好!好!我不動,妳真的很痛嗎?」 「嗯!你的好粗好大喔!我從沒遇上過。都快給你撐破了‥‥」我眼波迷離蹶著嘴嬌哼著說。 就這樣我那張極度擴張的騷屄,含著頑大的龜頭,靜靜地適應著‥‥ 雖然不動,不過可以感覺得到,龜頭還是一下一下跳動著‥‥而美穴深處開始不自主的收縮脈動‥‥一波又一波喫心的酸癢不停湧起‥‥我的雙手由推拒改為摟抱,並且在他堅實的臀部加壓‥‥為了消除錐心的酸癢,我款款擺動蛇腰,緩緩挺動陰阜,去磨擦去止渴‥‥

「嗯~進來嘛!人家要你插進來嘛!」我兩眼含春嬌嗔的哀求著。 他聽到要求,於是「咦~唔~好緊哦!」一邊嚷一邊用力頂著‥‥一分又一分、一吋又一吋,那柔軟的花瓣為它綻放,隱密的秘道逐漸為它展開‥‥ 「哦~嗚~好大‥‥好粗‥‥喔~再‥‥再插進來‥‥哦~哦~」我滿足放肆的呼叫聲,迴響在空屋裡,消失在屋外的風雨中‥‥ 為了尋求更緊密的接觸,更激情的擠壓!我將兩腿高舉緊緊扣住他的腰,唯恐他跑掉似的‥‥ 突然他微微的退縮拔出‥‥我有一股悵然若失的感覺‥‥緊接著,藉由傾巢而出滑溜的淫水,猛力往深處捅入‥‥ 「哦~嗚嗚‥‥‥‥會死啦‥‥戳破了‥‥嗚‥‥」這魂飛魄散的一擊,將我帶上天啦!緊繃的軀體一下子癱瘓了‥‥嬌喘噓噓取代了哼叫連連‥‥百駭俱酥忘卻了身躺水泥地的酸痛! 可是‥‥年輕勇猛的他還沒開始呢!

趁著我癱軟仍在享受高潮的時候,藉著滑膩滿溢的愛液,一下又一下噗哧、噗哧的大起大落肏幹著‥‥這時的我已無力以對,唯有軟趴趴地任他插、任他幹了‥‥幹得媚眼如絲,嘴裡僅剩喃喃悶絕的力氣‥‥ 敏銳的花心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樁擊,酥麻的快感再度甦醒‥‥騷穴裡的嫩肉又開始不自主地抽搐,像小孩貪心的嘴不斷地張開閉合吸吮著,淫水更像決堤一般,一波又一波隨著唧唧聲往洞穴外汨汨淌出‥‥ 「喔!喔!喔‥‥」一次的衝擊伴隨著喔聲!我又陷溺在慾潮中啦!幾乎快要沒頂啦!無法喘過氣來的櫻唇一直往上抬,直到吸吻住喘氣的嘴巴,我忘情的吻、用力的吸‥‥下體隆起的秘丘,配合大肉棒的戳插,拼命的往上挺,企求更密切的結合‥‥

「哦!用力‥‥你的雞巴‥‥快快!插到底!我要飛了‥‥嗯嗯嗯‥‥」在昏眩中語無倫次地嬌哼‥‥ 「咦~咦~王小姐!我的雞巴大嗎?滿意嗎?耶~耶~」他用力的推,盡力的插,一點也不憐香惜玉‥‥ 「嗚~好大!我喜歡‥‥比我老公大一倍‥‥雪!雪‥‥哦~我怎麼辦!以後‥‥喔!只有你能滿足‥‥我‥‥」雙腿再度緊緊盤住大幅起伏的腰身,我那彈性的美臀隨著起落,不斷地被高高拖離;又重重地戳落地面‥‥不知是痛!還是爽?我不停的呻吟著‥‥ 高潮像一波波浪潮似的,來了又去,去了又來‥‥彷彿在極樂世界一樣!死了又活、活了又死‥‥淫水一股接一股的丟‥‥不知過了多久?他忽然亂了節奏!一隻大肉棒活蹦亂跳地戳著‥‥ 「哦~哦~唔‥‥唔‥‥耶耶‥‥捅妳‥‥幹妳‥‥插‥‥」嘶吼的聲音不斷的從他喉嚨蹦出‥‥ 「啊!啊!哎呦‥‥哎呦‥‥我的媽呀!嗚~嗚~」一波波滾燙的精液,沖擊著敏感的花心,灌漿似地從張開的子宮口灌入‥‥而我挺舉亢奮的秘丘緊抵著陽具旋轉研磨‥‥在研磨中高潮又蹦發出來啦!濃郁的陰精由花心噴出,灑在脈動的龜頭上‥‥ 風雨交加的颱風夜,籠罩著背德的激情‥‥間歇性的閃電,照耀著晰白與熾黑糾纏的曲線‥‥嬌喘吁吁與喃喃鼻音交織出愛慾的樂章‥‥

後記:樓房已順利完工啦!阿仁也依依離開回山上去了!偷情的激烈戰場已經成為我現在的閨房。午夜夢迴時,那蝕骨激情的回憶,化為我自慰手淫的景象‥‥



[故事] 屌神 Reviewed by Li Bruce on 下午8:34 Rating: 5

沒有留言:

All Rights Reserved by 男孩生活部落 © 2014 - 2016
Powered By Blogger, Designed by Sweetheme Maintained by WFU BLOG

聯絡表單

名稱

以電子郵件傳送 *

訊息 *

技術提供:Blogger.